一八五三至一八六八年,這十五年普遍被稱為幕末時代,政治及治安上都極為動盪。早期大部分武士及浪士都憑藉尊王(擁護天皇)、攘夷為目標去實踐自己政治理念或個人目的,在京都進行籌集軍資、籠絡、暗殺等活動。但隨著不同藩國(包括水戶、會津、長州、薩摩等)因局勢變化而思想漸生分歧,並各自強化兵力,新選組也應運而生。

新選組獲會津藩資助,在京都維持治安,並對付任何反幕府勢力。當時京都的守護職是由會津藩主松平容保 (Matsudaira Katamori) 擔任。相信會問,地域不同,為什麼是由會津藩資助呢?因為時任德川慶喜已深知京都時勢逐步險峻,惟以會津藩的家訓——「會津藩是為了守護將軍家而存在,若是藩主對將軍家懷有二心即非我子孫,家臣無需服從這樣的藩主」——來直接委任其職。會津藩家訓源自於,一六六八年幕府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臨終前,望保科正之能扶持及守護德川家綱。四月十一日保科正之為報答他的託付及重視,特撰寫此家訓告誡各人為將軍鞠躬盡瘁。

會津藩家訓十五則

可知這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甚至可說是爛攤子,因為當時京都已充斥著各種激進思想,後期更以倒幕維新為主流。松平容保為了壯大佐幕派,於一八六三年成立新選組(前名壬生浪士組)。新選組在動盪中成立,並在一八六九年在時代巨輪中滅亡,僅得六年光影。

幕府終於一八六八年被推翻,日本進入明治時代(史稱明治維新),而新選組殘餘軍仍奮力戰鬥到底,從京都轉戰到江戶,再於會津重整,兵敗後餘軍再撤退至箱館(現函館),最後於一八六九年滅亡。

金戒光明寺 (Konkai-Komyoji Temple)
金戒光明寺屬淨土宗七大本山之一,創建於一一七五年的古老寺廟。幕末,寺廟用作京都守護職,即會津藩本陣,距離皇宮京都御所約兩公里。松平容保在這裡贊成建立「壬生浪士組」,近藤勇心存感激,並許下了「報國宿願無成不復還」的承諾,意即永不回家鄉江戶。隨後金戒光明寺成為松平容保經常與新選組局長近藤勇等會面及商議之地。
地址︰京都府京都市左京區黑谷町121
交通︰從JR京都站轉搭市公車100號,在岡崎道站下車,步行約十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