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選組前身為壬生浪士組,究竟何為浪士呢?浪士 (ronin),亦稱作「浮浪人」,普遍是指日本古時脫戶脫藩後四處流浪的百姓。他們一些曾為大名作食客,後因主家滅亡而浪跡各地;一些則因各自理念而脫離藩國。

當然早期德川幕府實施「武斷政治」,運用強硬嚴厲手段剿滅或沒收部分藩國,排除異己,加速浪士發展,令當時社會充斥大量浪士,全國估計達五十萬人。而浪士對整個幕府都造成嚴重威脅,因為他們無職業、無收入、無居所,而更甚的是他們佩戴武士刀四處行惡,與流氓無異。也因為他們生活不穩定,自然地把怨恨投射到幕府。

現今很多電影漫畫等描寫浪人四處流浪時為受欺壓的百姓抱打不平、仗義行俠等,全因浪士總讓人覺得他有謎一般的背景去襯托其武藝,但這實在過度美化及出於娛樂劇情的需要。關於浪人題材,最著名的莫過於一九九四年和月伸宏的動漫創作品浪客劍心(台譯《神劍闖江湖》)。故事圍繞浪士刺客劍心為長州藩效力,暗殺行動不斷,在明治維新後決定以不殺的逆刃刀浪跡江湖,為幫助弱者並希望獲得心靈上的救贖。劇中情節巧妙地把創作角色融入於真實歷史情景及人物刻畫中,呈現當時各方對社會的無奈及無助,是眾多年輕觀眾了解幕末歷史並心生興趣的入門之作。

而和月伸宏創作的主角緋村劍心的原型,正是幕末年代人稱「四大人斬」之一的河上彥齋。浪士河上彥齋身高不到五尺,體型比一般劍客細小,無黨無派,而劍術流派也無人知曉。盛傳他自學揣摩劍術,故稱「我流」。他與宮部鼎藏熟稔,正因他於一八六四年六月五日池田屋事件被新選組所害,而河上彥齋正前往京都誓要向新選組報復之際,行動前卻受人委託刺殺佐久間象山。佐久間象山是開國主義及公武合體論者,主張引進外國技術來加速日本發展,這使攘夷思維根深蒂固的河上彥齋更對他恨之入骨。七月十一日他於京都木屋町,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把身穿洋裝騎在馬上的佐久間象山一瞬間斬下來,並消失於人群中。其後他了解到佐久間象山原來是位博學多才的偉人,是軍事學家及思想家,對道德、科學及國家都抱有崇高理念,朝野各大臣都對他的離世深感惋惜。這觸發他對殺人合理性的猜疑及反思,而佐久間象山更成為他最後的劍下亡魂。

佐久間象山紀念像,位於長野縣松代的象山紀念館

清河八郎於一八六三年以朝廷之名組織浪士隊守護將軍,在江戶一下子便招募了二百三十四人,究竟浪士組為何那麼吸引?江戶時代仍然以「士、農、工、商」這「四民」身份統制,而「士」就是武士階層。就以近藤勇為例,雖然手執武士刀並身為道場的掌門,但他是農民身份,在制度下他便不能被稱為武士,甚至可以否定他履行任何統治職務。有說他一八六二年曾被引薦給講武所出任劍術導師,但最終因他的農民身份故未能成事,真假無從稽考。講武所是德川幕府末期在江戶成立的武術培訓學院,指導皇族、武士及官員弓箭、劍術、槍械、兵學、西式炮彈等訓練。因時勢所需,一八五六年起在江戶築地設置,而一八五七年更是設立軍艦教授所,由勝海舟出任教授工作,日後成為海軍的基礎。講武所是全國精英集中地,不論入讀或擔任指導均是身份的象徵。一八五九年搬遷到神田小川町。

所以很多像他一般的人希望藉著加入浪士組而有所建樹,便能有助日後提升地位。何況浪士組的招募也如此吸引:不問出身、地位,只要刀劍熟練及抱有守護將軍家之心即可,更可獲取津貼,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