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選組,有時會見寫成新撰組,究竟哪個才是正確?兩個字在日語里是同音,而在幕末時期的史料中,兩字似乎有混用。但踏入明治時代,對新選組的研究或回憶錄上,則開始有明顯區分。子母澤寬的《新選組遺聞》、司馬遼太郎的《新選組血風錄》及山岡莊八《德川慶喜》都選擇採用「選」字﹔而吉川英治《貝殼一平——幕末維新小說名作選集》及吉村昭《幕府軍艦「回天」始末》則選用「撰」字。

在島田魁的日記上,記載「幸蒙吾皇傳奏,得賜新選組之名。」據說由會津藩上表,獲朝廷賜名的新選組,在其會津藩文獻上敘述的是「新撰組」。

香港地區則以「撰」為讀音,包括兒時動漫和月伸宏的《浪客劍心》,配音都讀作新撰組。若以中文字的含義也有看法。字面上,「選」是精挑細選組成的新組織,乎合了它貴為一群不問出身階級但立場一致的浪人團隊;而「撰」字更具有才能、輔助和纂集的意思,似乎更適合這劍術高明的佐幕浪士組。曾有學者及歷史家指出起初確實是新撰組,而「選」字的出現是因為近藤勇寫文件時的手誤,也有說法是因為日語發音一樣,浪士們也只求言談上的溝通,所以他們誤寫並隨後以訛傳訛。這些真確性已無從稽考,就讓我們看看史料記載吧。

壬生寺裡的石碑採用新「撰」組

堅持「選」字的一方認為局長送回多摩老家的家書蓋著印章,印章正是採用「選」字。雖不知這是否官方印章,但也確實是一個實證。信件現存東京町田小島資料館中。而據子母澤寬的記載,八木家次子八木為三郎訪談中提及新選組屯所八木邸門前的牌面是「選」。

新選組墨印,為小島資料館所藏品

其實幕末年代這兩個字已不作區分,史料記錄上雙方也平分秋色,而現今京都當地及日本官方已一致採納了「選」字的寫法,那我們就無須為此執著,應該以「新選組」流傳下去。

壬生寺裡也有石碑是新「選」組